新澳博>>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19章:罪加一等

《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 19 章

罪加一等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9-26 10:53:33  长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千金不换,是你怀里的安全感  1、没有过不去的事情,只有过不去的心情。只要把心情变一变,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  2、生活中真正的勇士向来默默无闻,喧哗不止的永远是自视高贵的一群。  3、谎言和誓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  4、我只后悔一件事情。我后悔没有早一点遇上你,让你吃了很多苦,而我自己走了许多冤枉路。  5、越爱一个人,越觉得对方柔弱,越会在一些生活小事上瞎担心。虽然你明知道没你的这些年,对方在熟悉的生活方式中也过的很好。  6、你总是喜欢把事情拖到第二天,你不能总是这么拖了,有一天,你会有很多事情要做,你的余生都不够你用。  7、人生总是很多悖论:一次次说忘记,却在这些一次次中反复记起;对一个个人说再见,却真的一个个都没再见。  8、最深的孤独,是你明知道自己的渴望,却得对它装聋作哑。  9、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10、你也许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当你面对金钱、权利和人生是非的选择时,会让你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11、担心失去一个你在乎的人,情有可原,但是,担心失去一个不在乎你的人,没有必要。  12、很多时候,宁愿被误会,也不想去解释。信与不信,就在你一念之间。懂我的人,何必解释?  13、不是无情,亦非薄幸,只是我们一生中会遇上很多人,真正能停留驻足的又有几个?生命是终将荒芜的渡口,连我们自己都是过客。  14、你相信缘分吗?那是一种神秘又美丽的牵系。至于我们之间,我只想告诉你,我很珍惜。  15、很多人因为寂寞而错爱了一人,更多人因为错爱一人而寂寞一生。  16、其实我一直在关注你,用一切你知道或不知道的方式。  17、所谓成长,就是逼着你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受伤,跌跌撞撞地坚强。  18、人生四福:知福,惜福,培福,种福。  19、不停的前行,不停的遗忘,不停的寻找。旅行即是换个心情,看风景,感受人生!  20、千金不换,是你怀里的安全感。去做你害怕做的事,去见你害怕见的人,这就是成长

“大凡人这一辈子,是不能够做好人的。我们不做坏事,但好人绝对不做,净吃亏。你见过哪个真正的老好人可以有个好下场的?”

    一条小小的、窄窄的街道,路旁的牌子上分明写着“升平”。这位母亲在耐心地、边走边教导着她的儿子,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与其他有孩子的母亲相比,无论孩子的大小,她的教育简直是稀松平常。常有孩子的母亲如是教导但说出来的话更加严厉难听,就在这条“升平街”上,每个母亲都在教育她们的孩子如何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光景里,做一个升平度世的人。

    母亲的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些土豆、豆角。看她的打扮,一条黑色略带点白花的裙子,两个耳垂上各托着丁大的坠子,脖子上很干净,两只手一只戴着玉镯、一只戴着手表。面容上虽然有了些细纹,但抛除两个眼袋外真的很难相信是一个已近五十的人。披肩的短发,走起路来那份神气,显然是个干练、但又保守的传统家庭妇女。再看她的儿子,走在她的右垂手靠后一点的位置,总是低着头,偶尔看一眼前面。手里提着两个袋子,步伐又沉又稳,显然一个心事沉重的年轻人。

    “我知道啊。”儿子回了母亲一句,口吻中捎带了些急躁与烦闷。这仿佛惊着了一个刚从路边小店出来的老妇人,她以为是娘俩在吵架,驻步看了三两分钟后,看到相安无事才转身离去。他注意到了这些,感到又羞愧又无奈,便不再作声。话说这条街两旁都有门脸,所以停了很多电瓶车与自行车。前面小区里还不时会开出四条腿的机器来,所以娘俩还要边谈话边留神。

    “我只是跟你说,你也不用急,我以后再也不说你。”母亲分明有点生气的口吻。“不是,我没急,只是你天天这么说有意思吗?”儿子的回答有些狡辩的意味。“不是天天说,我只是说给你让你知道。我曾经多少次教过你让你别那么实在、别做好人了,可是你听过吗?你长过脑子吗?你因为你这个犟吃了多少亏啊?”母亲的三个问题着实让儿子无言以对,他只是低着头走着,时而观察擦肩的人有没有关注他们的谈话。

    “做个人啊,有时候千万别死犟筋喽,要是老这个样的话,那还不如死了呢。”母亲放了狠话,他着实更加害怕,“好了,好了,以后我全听你的还不行吗。” 妥协终于到来。“我说的话,你也别不听,我也犯不上与你怄气,你爱听不听,等你将来吃了大亏你就信了。”母亲依然不依不饶。“不是,真的,我真听你的。”儿子只希望母亲的火别像这夏天里的火炉一样烧起来就好。“就是啊,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急着‘知道’,你知道什么?”母亲也下了台阶。

    “你说你吃的亏还算少吗,在社交上,你的同学人家谁愿搭理你?你这不上了一阵大学,因为得罪了领导与老师,连个毕业证都没拿到,这难道就不算教训吗?你有学问又有什么用?所以啊别太自傲了,否则,人家该治你就治你。”母亲的例子有时会让儿子感到奇怪,为什么每次都可以准确到直插人的心房。“这个我以后改,注意点就行了。”儿子此时的心气已经被打压到了最低。“不是注意点儿,而是要特别注意。你说就像你舅一样,从前好心好得让人害怕,人家借钱就借,现在呢,自己没钱的时候谁可怜他?那些欠钱的也把他拉黑不还了,他也没要字据,你说这不是傻这是什么?你再比方说你爹,年轻的时候吃饱了撑的似的,谁让帮忙他都帮,结果呢,弄得自己差点犯了错误,你说这值吗?所以千万别做好人,你只图着‘互相帮助,留个好名声’啊,那个没用,不当吃不当穿,还是自己舒服了算完。”母亲正讲到得意的地方,儿子插一句嘴:“那社会风气呢?社会责任呢?”母亲显然是有备而来的,“社会风气?哼,这个社会已经就是这样了,你认也罢不认也好,你必须得承认,现在的社会风气不是你一个人就能改好的,你说话顶个屁用啊?至于社会责任,那些鼓动着‘身先士卒,人人有责’的,都是骗人的,听听心里有数就算,不要斤斤计较,这个社会已经烂透了,你有必要去当炮灰吗?信这个的都是傻瓜!这个社会上,你如果想过得舒坦点,那就要做一个世故圆滑的人,要随大流,人家怎样我怎样。大家都做坏人,你又何必充大头当好人呢?人家还寻思你作秀呢。你现在的责任,记住,就是好好学习,认真考试,争取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这才是你的责任呢。”儿子心里清楚,母亲只有因一句话使她激动亢奋的时候,才会这样长篇大论地教育自己。所以,他不敢多发一语,只是“嗯嗯”的答应着。然而他心里却想着,个人不做好,社会如何能改好呢?他不敢说。

    眼看着这条小街经不起他们娘俩的走,快要到街拐角的时候,母亲看着路旁有几个老太太在乘凉,旁边有几辆停着的电瓶车,她若有所思,继续对儿子说道:“我给你举几个例子你可能就明白了,你比方在路上碰见有老人摔在地上,总有几个充仁慈的过去扶的,结果被讹上,赔了几万甚至几十万。这种事儿你知道啊,电视上新闻上不经常有吗,其实他们该真的仁慈吗?吃饱了撑的,无缘无故净给自己找事。就算他们真是好心,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现世现报遭殃吗。你再说要是碰见什么意外情况,不必要见义勇为,人家跑得快你得比人家跑得更快才行。不然你死了,当个烈士你也看不着了,有意思吗?还不如这辈子享受享受,舒舒服服地过来好呢,你说呢?人这一辈子太短暂了,名是虚的,利才是真的。你再比如说扶倒下的车……”母亲的话还没有说完,儿子发现前面左垂手有一辆电瓶车挺尸在地上,隐隐有哀鸣。他赶紧上前,准备去扶。母亲发现后赶忙制止:“刚说了你,你有神经病是吧,你管这个干什么,又不是你弄倒的。”儿子边扶边搪塞,“哎呀,举手之劳嘛。”母亲非常不屑:“举手之劳?我说你有病你就不信,等一会儿人家过来打死你,我不管。”母亲说着做往前走状,儿子此刻已扶正了车,小跑两步跟上。“就凭你这管闲事啊,早晚你得出事儿……”可惜母亲的话又没说完,就被脑后一声“哎那边那两个人,过来。”中年男子的嗓音打断。娘俩以为是喊别人,开始并未回头,但之后那人又一嗓:“那娘俩给我过来,出了事想跑啊。”这时母亲才先回了头,儿子后转身。“喊咱们呢么?”“应该是。”简单的一问一答后,母子二人才开始倒回去,去刚才那个“案发之地”。

    那中年男人看上去四十多,一身休闲显得倒挺斯文,脸上还卡了一副镜片。

    母亲先开了口,“怎么了?”此刻已经有路过的、从门脸出来的,约有三四个大嫂模样的人回头看热闹,儿子大约已猜出是什么事了,隐约后背与脑门上有汗冒出。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我刚从楼上下来,观察你们两个很久了。小伙子,这车是你拐倒的吧,啊,又扶起来的。”那男人看上去又略显猥琐。

    儿子此刻已经有一腔怒火在烧了,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吃了那个男人,只先说:“没有,我没拐倒这个电瓶车。”

    “没有?小伙子,做人得实实在在的啊,你看你给我把这个灯碰的。”那男人用像筷子的手指指车的一个伤口如是说。“说句实话很困难吗?我看你也不小了,做人怎么能这个样呢?”

    儿子的手已经开始抖动了,尤其听见他一句一个“做人”。“你这就是他妈的胡说八道,我刚刚从这路过,更何况有人都看见了,你这车倒了,我帮你扶的。天地良心啊,咱俩谁说瞎话谁不得好死行吗?”他已激动得说不出别的话来,但音量却上升了一个高度。这引过来了更多看热闹的人,而此时那个男人,却异常平静。

    “你扯着嗓子喊什么?”母亲冲着儿子来了一句,儿子没想到母亲竟冲着自己训斥了一句,就仿佛错在他一样,他无法再开口了。“我叫你别管闲事,别操闲心,你听了么?”母亲的愤怒显然更上一个层次。

    “你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能这么瞎呢?我儿子好心帮你扶起来车,噢,就换来你在这胡说八道啊。你说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讹人?老不正经。”母亲终于冲那男人去了,而且还带了骂。

    一罪未平,一罪又起。从前的罪正愁无处平息,方才的罪又不知从哪里填呢?

——————17年8月31日午书

本文标签:

罪加一等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另类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第19章 罪加一等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