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40 章

(四十)摸蚂妞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8-01-12 09:31:51  长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第一名:巨蟹座。巨蟹座很重感情,初戀的感覺對他來說無可取代,但是他並不會因此而想要跟舊情人重修舊好,他很清楚人隨著歲月的流逝是會轉變的,慢慢他會把這種感情化成親情或友情,初戀對他而言是一種很溫暖的東西,成長之後的巨蟹每每回想起初戀時的單純和甜蜜,甚至包括爭吵在內都是很美好的,巨蟹會把初戀轉化成美好而正面的力量。第二名:水瓶座。水瓶座在戀愛中會記住的都是傷痕,因此每談一次戀愛就好像在身上烙一個疤,這個疤不會太多,但是每一個都很深刻,所以他絕不可能忘記逝去的戀情,但是他決口不提,經過初戀的淬煉之後水瓶座通常會有很極端的反應,例如可能從此就開始遊戲人間,或者以物質來衡量愛情。第三名:射手座。射手座本身的性格很高調,對愛情通常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年輕時講究完美的射手座在戀愛當中通常扮演指責以及挑剔的角色,所以他常常會覺得為什麼初戀會莫名其妙的結束,為什麼對方突然就甩了他,若干年後當他成熟之後想起這段就會反省自己當年的態度,對當年自已的不懂事感到很遺憾。第四名:天秤座。天秤座年輕的時候很重朋友,時間分朋友都不夠了,因此常常會忽略情人,所以往往在若干年後都會覺得自己當年對於初戀的對象實在不夠好,因為隨著年齡的成長成熟的天秤對另一半是非常好的,所以他心中會覺得對初戀情人很不公平,因此心中永遠都對對方有一種抱歉。第五名:魔羯座。魔羯座的表達能力不是很好,但是卻是很真心付出,因此通常初戀的時候都會受創,導致對初戀難以忘懷的他會對感情越來越難以付出,越來越冷血,除此之外他也會深切反省,認為戀愛挑對的人是很重要的,於是他會變得不太敢接受人家追求,釋放感情時也不敢太熱情,因此會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印象那些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摸蚂妞

我们当地管会飞的蝉叫“知了”,还没有成为会飞的知了前叫“蚂妞”。摸蚂妞是我们七八十年代的儿童在夏季的晚上最喜欢的一种活动。

每当月白风清之时,大人们也是早早吃完饭,便三五成群的在有风的地方纳凉。男人们在谈天说地,女人们也在兴致勃勃地论着家长里短。青年男女也许早已“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小一点的孩子正在三五的月色下做着各种各样的游戏。而我们大一点的孩子却常常做着另一种更有意义的活动——摸蚂妞。

在当时的条件下,在饥寒的岁月中,蚂妞是我们儿童在缺少荤腥的年代里大自然赐给我们的少有的天然肉食。

据现在的营养学家说,蚂妞富含多种营养成分。在城里的大饭店经过厨师加工,那是难得的美味佳肴,而那时的我们也许天天都会享受这天赐美餐。

由于那时我还小,常常跟在姐姐们的后面打下手。她们在树干周围寻找,而我却为她们提罐子,摸到一个,就会迅速投进罐中,并蒙上盖子,以免蚂妞悄悄爬出。

之所以我提罐子,是因为我胆子小,害怕蚂妞,这在男孩子中间并不多见。说来也奇怪,看着这小小的蚂妞,同龄的女孩子尚且敢摸敢抓,而我却望而生畏。只见活生生的蚂妞群爪乱舞,就不说漆黑的夜晚,就是白天,我也不敢抓挠。只待彻底死后,才敢触摸,为此别人还特意称呼我“胆小鬼”。

记得有一次,我和姐姐们去田间的小路上摸苍虫。由于天黑,我突然摸到一个怪怪的东西,吓了我一大跳,尖叫一声,急忙甩掉。后来姐姐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只蚂妞,冲着我大笑不止。

不过也有遇到危险的时候,由于天黑,看不清树木周围的情况。被一树蔓绊倒是常有的事情,或是偶尔跌倒在一深坑之中,见没有什么大碍,爬起便走。即使偶有摔伤,也不足为奇,更不必大惊小怪。不像现在的孩子那样,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唯恐跌打损伤。那时的我们磕磕碰碰是司空见惯,在大自然中探险,总是旧伤未去,新伤又来。

父母虽是谆谆告诫,可我们孩童依然挡不住大自然对我们的神奇魅惑,也淹没不了我们探寻新事物的热情。

因此,在摸蚂妞的过程中遇到一些相对危险的的事情,根本吓不倒我们。

不过也有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姐姐在树丛中摸蚂妞,就突然摸到一条缠绕在树干上的花蛇,凉凉的、软软的,惊出了我一身冷汗,急忙甩手离开,所好的是没有被蛇咬伤,真是万幸。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性格,我生性小心谨慎,虽有些事情敢闯敢拼,唯独对蚂妞害怕。从姐姐们对我的嘲笑声中,我决定鼓起勇气,对蚂妞果敢抓挠,收到一定的效果,但成效不大。以至于后来,许多年后,看到张牙舞爪的蚂妞,还是心有余悸。

由此,在那一段时间,我总是跟在姐姐身后,看她们大胆而熟练的抓着一只又一只的蚂妞。为了让我们的成果更辉煌,父亲还特意为我们买来了手电筒,这样不管夜晚的天空多么黑,我们也不怕了。

我们都知道,蚂妞总会在树干周围活动,而且从地面钻出来后,就会一步步爬到树干上,寻找一个有利的“地势”。通过一晚的努力,来赢得第二天的“脱胎换骨”——蝉蜕。来实现“金蝉脱壳”梦想,在黎明之际完成自己的首飞,或高翔于天际中,或鸣叫于树丛间。

而我和姐姐们所做的就是在他们还未爬到树干的高处,就将他们的一部分消灭于“萌芽”状态。不仅泯灭了它们“一飞冲天、一鸣惊人”的梦想,更扼杀了它们的生灵,使他们微小的身躯成为我们的口中之食。

我们要想摸到更多的蚂妞,自然要找树木多的地方。房前屋后,沟边河畔,滩涂坟地……都将成为我们光顾的地方。

摸蚂妞的伙伴当然不止我们一家。这个时候,七八十年代的农村不像现在的城市这样,夜幕还未降临,早已是华灯绽放,霓虹闪烁,流光溢彩。那时的整个村落都是漆黑一片,偶尔会遇到在路上拿着手电行走的人,那微弱的光束也只能带来片刻的光明。而形成独道景观就是我们摸蚂妞的伙伴们打着手电筒在树丛周围,明亮的光束扫来扫去,和这漆黑的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也同那遥远的天际星光遥相呼应。

记得那时,我们孩童常常在清凉的夏夜,拿着手电筒,打开光亮,射向天空。看这手电筒的光亮到底能射多远?真是无法丈量。只是抬头间,注视着直直的光束由强到弱地消失在布满星星的夜空中。同时也打开了我们思维的大门,让这思绪乘着想象的翅膀,与那闪烁的星光对话。此刻,我们的思绪仿佛真可以飞跃千山万水,可以神游万仞,可以思接千载。

然而,就在这现实的天空里,在这夜幕下,在这旷野中,在这树丛间,姐姐总是让我为她们“开山劈道”。对此,我也不辱使命,总是用手电筒为她们寻找“猎物”,她们也总是身手敏捷地抓取一只只蚂妞。每每捉到一只,总会让我们欣喜若狂。

由于少了作业的限制,父母的约束,在夏天的夜晚稍一逗留,就是晚上十点以后。甚至有的伙伴摸蚂妞摸到后半夜,我和姐姐们从未如此执着,因为这是常事,不需如此。

就这样,在“作战经验”丰富的姐姐们面前,我们还是战果辉煌。回到家中,尽管夜已深沉,一切洗漱完毕,躺倒便睡。只待明天早上,母亲为我们焚火煎炸蚂妞,等待我们的将又是一顿美餐。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
关于长篇生活小说《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40章 (四十)摸蚂妞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