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寒--杨柳岸网络文学会员

皓寒

新澳博:傍晚七点了,暮色四合。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黄色的吊环扶手在来回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叮叮当当间车站的人渐渐稀少了,程独伊搭乘的夜车里有无数陌生的人伫立。浮躁的思绪在车厢里来回蹿动,程独伊不安地想着老妈一定很着急,她一定正在家里守着一桌丰盛的晚餐等自己。都七点了,程独伊还没有回到家,心急如焚的是两个人。程独伊不禁甩锅给六十五路公交车,害她在寒风中苦等半个多小时,远远地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好程独伊抬头望见这若大城市里有无数的灯在夜风中高举着,心里想着那都是可连缀成项链的明珠。那万家灯火总能温暖人心。敞亮的屋里都是一位位母亲,一桌桌冷了的佳肴,都悬着一颗颗心。扑通声中呼喊着孩子快归,仿佛这颗焦虑的心早就跳到嗓子眼了,望穿一切只为一人。楼道上哒哒脚步声是如此急促,小孩子的书包里发出了文具盒内各色铅笔钢笔的打斗声。一二三四五六七,到了,母亲会激动地打开房门,想要说声回来了,却发现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小孩子奇怪地看着这个阿姨,不管了,回家开心,拿出钥匙打开了对门的房子。啪嗒,门锁了,留下母亲落寞地转身回房,继续独自等待,叮咚,车辆到站,上下车请小心。好程独伊随着人流汇入了夜的城市,成了归家的小孩,背着书包,想着母亲。大城市凭什么鄙视小城市

作者简介:

袁玉刚,字庆得,号皓寒,又号蚕雪,别号高枧居士。葵丑十月,生于水西永燊。幼年长于打底龙井,顽劣于村野。青少年期间,混迹校园,功课不济。然承蒙恩师抬爱,浪得虚名,却窃据班首之位。

光阴荏苒。二十余年职场躬耕,收效甚微。尺寸之功未建,时光虚度半生。闲时卧雪尝风,捕风捉影,无病呻吟,醉吟风花雪月。偶有感发,字残篇浅,断不成章。聊慰孤心。